快盈

快盈

2022-12-04 投稿人:太子彩票(威海)有限公司司 围观227 395 评论

玩转“工业母机”!专访世界技能大赛数控车冠军吴鸿宇******

  面对面丨玩转“工业母机”!专访世界技能大赛数控车冠军吴鸿宇

  9月中旬至11月下旬,2022年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在多个国家分散举办,在已经完赛的27个项目中,中国代表团斩获15金3银3铜和5个优胜奖。其中,来自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的吴鸿宇,获得了数控车项目冠军。

  记者:最后的成绩出来以后,你比第二名多了多少分?

  吴鸿宇:比第二名高了八分。

  记者:这个差距是属于大比分领先,还是微弱领先?

  吴鸿宇:这个差距属于大比分领先的,因为往届所有世赛竞赛的项目,可能差的分数只有零点零几,我的加工思维和加工精度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世界技能大赛被誉为“世界技能奥林匹克”,每两年举办一次,其竞技水平代表了当今职业技能发展的世界先进水平。吴鸿宇所参加的数控车项目属于制造与工程大类,考验的是选手利用数控车这种精度高、通用性强的工具制造零部件的能力。数控车被称为“工业母机”,是制造机器的机器。高端数控机床的技术水平更是衡量一个国家核心制造能力的标准之一,此次数控车项目有来自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赛。

  记者:你得了冠军,其他参赛的小伙伴,比如说来自非常一流的工业化国家的这些小伙伴,他们怎么看你?

  吴鸿宇:他们也是比较沉思,因为可能他们觉得自己获得了第二名,我们获得第一名。

  记者:有点不服。

  吴鸿宇:对,但是我觉得实力就已经证明了,因为确实我交出来的东西就是比他们好,精度比他们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一波三折的比赛

  本届世界技能大赛特别赛数控车项目举办地是德国的法兰克福,早在开赛前三个月,吴鸿宇所在的广东省机械技师学院便组建了大赛技术后勤保障团,奔赴德国多个城市陪同包括吴鸿宇在内的三位选手一路征战。

  为保障吴鸿宇等三位选手参赛,整个团队携带了上千件、重量超过500公斤的各种工具奔赴德国。但到达比赛现场后,却被告知有一部分自带工具不能使用,必须使用大赛组委会提供的工具。

  吴鸿宇:他提供的跟我平时训练的工具不一样,会影响到我的操作和加工的一些范围。

  记者:他提供的这一套对你来说感到不适应,还是大家都觉得不适应?

  吴鸿宇:应该都觉得不适应,提供了六套,是分六组选手可以用的,但是每一组也不是统一的,也是随机分配的,我分配的这套相对我觉得比较差。

  工具并非唯一的问题,由于竞赛设定了特殊的情景,此次比赛要求每四名选手共用一台设备,每项考核结束后选手都需要等待一天半的时间才能进行下一项考核。

  此次数控车赛项共有三个模块的考核,分别是批量件、组合件、单件的切削加工。每一个模块的考试时间为四个小时,完成全部比赛的时间长达六天。

  比赛前,主办方安排选手进行机床检验,就在吴鸿宇检验完机床参数后不久,意外发生了,一位外国选手不小心碰撞了吴鸿宇刚刚检验完的机床。

  吴鸿宇:当时试完设备我下午就在那里等待,一个外国选手去适应设备,在适应的过程中我突然听到“嘭”一下,他把机床给撞了,发生了一些小意外,这时我非常慌了。我就赶快请求我们的专家还有翻译,去向总专家提出一个申请,我能不能了解它被撞得怎么样,能不能重新去熟悉这台设备。最后专家给出来的提议就是虽然撞了,但是我已经熟悉过了,只能等到晚上有专门的工程师去修理它,只能这样,第二天继续给我使用。

  记者:既然前一天晚上有工程师去修,你还担心什么呢?

  吴鸿宇:因为每一台设备尽管是修了,它也可能有一些不一样。因为我第一天熟悉设备,我的目的就是要了解它的特性还有一些精度,修的话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也总有一些改变。所以我第二天必须再花一点时间去熟悉一下各个参数。

  就这样,吴鸿宇在忐忑中度过了一夜。第二天,比赛开始。对他来说,三个模块考试中批量件的切削加工挑战难度最大,因为这是第一项考核,需要花更多时间去适应工具和材料。

  记者:这个一开始并不顺手的工具,用了多久就用得顺手了?

  吴鸿宇:我刚开始应该要花十分钟左右时间,把速度放慢,放慢的过程我可以再充分去了解一下它,再去适应一下它。因为我也知道如果快了肯定会更乱,所以我的方法就是刚开始求稳,慢慢来。让自己掌握到这个节奏,我就慢慢放快,所以我是从慢到快这样达到一个速度转换,慢慢加工出来。

  吴鸿宇:可能国外人加工这个题目,他就把这个做出来就可以了,他已经做完了,我可能少一点点没做完。但是我各个方面做出来的精度和尺寸要求都达到了规定之内,我就可以得分。但他们的话可能是只做完了但是不得分。

  最终,三个模块大赛全部结束后,吴鸿宇以8分的巨大优势获得金牌,日本、泰国和越南选手并列获得银牌。

  吴鸿宇:这一次也可以证明我们国家制造业水平,虽然我们的设备没有他们好,但是我们的加工工艺还有加工的思维都比他们要强。因为我们的一些操作方法,我们做出来的工件都比他们好,我们加工零件出来的效率和零件的精度都比他们高。

  记者: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一点?

  吴鸿宇:我们会用心去琢磨它,我们国家还有教练团专家的重视,因为现在国家也是重点培养专业技能人才,也提供了很多资源,我们也可以有很好的机器去训练。

  技能成才路

  记者:16岁你初中毕业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去上个正经的大学,而是走职业教育这条路?

  吴鸿宇:初中之前我在家里比较喜欢拆拆装装一些小玩具,导致我学习成绩不是很理想。那时候上不了比较理想的高中,我也比较迷茫。当时父母也知道我爱拆拆装装这些小东西,就跟亲戚商讨,说我这样的适合上技工院校。

  记者:当时你决定包括你家里的决定,让你走职业教育这条路,而不是走高等教育这条路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有点可能是退一步次一步的选择?

  吴鸿宇:没有,我当时我自己比较喜欢机械的东西,也是自己的兴趣爱好,父母也了解我,说我如果上大学肯定坐不住,因为这个就是根据自己能力来判断的,如果成绩不好去上大学,可能也做不到最好。

  天赋和兴趣无法替代持续不断的练习,从2015年开始,吴鸿宇大部分时间都在车间度过。不断练习,不断面对考核、选拔和淘汰。2018年他获得第八届全国数控大赛决赛数控车项目学生组全国第一名,并获得2018至2019年度国家奖学金;2020年,他参加中国第一届职业技能大赛数控车项目并获得金牌,同时获得世界职业技能大赛参赛资格。他没有辜负自己和团队的努力和汗水,最终摘得此次世界技能大赛桂冠。

  记者:参加这样的世界比赛,一方面看到自己和别人到底有什么差距,另外一方面也是找信心的过程。我能够赢你,说明我还是有比你强的地方,一方面找差距,一方面找信心。

  吴鸿宇:我们要学习对方的好,或者不好我们也可以知道,但是好我们自己要吸收,回来要用他们的方法去试一下,他这个方法如果用出来的话,我们做出来是怎么样的。

  记者:我们老说现在这个世界上工业最先进的、最精密的就是德国、日本、瑞士,以它们为代表的。它们的工艺先进,技工也有工匠精神。你在跟他们的比拼中你赢过他们了,你靠什么赢的,你赢的是什么?

  吴鸿宇:我觉得我们赢的就是努力坚持,虽然之前没有比他们好,但是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技能人才共同的发展,肯定可以赢过他们,我们有很大的决心把这件事情做好。(央视新闻客户端 记者丨董倩)

互动彩票

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公报******

责任编辑:张玉

光大购彩

岸田长子跃升首相秘书官,日本存在“世袭”指定席?******

  岸田文雄长子跃升首相秘书官,日本政界存在“世袭”指定席?

  与已故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一样,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是“官三代”,而两个家族的脉络却在走向不同方向,前者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后者正在扶“官四代”上位。

  几乎每个工作日的早晨都能看到,8名手持黑色公文包的西装男子紧跟岸田文雄,走路带风般地迈入首相官邸,他们是“官邸的心脏”——首相秘书官。近日,这支“心脏”队伍里出现了一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他是岸田文雄的长子岸田翔太郎。

  10月初,在岸田文雄就任日本首相一周年之际,他任命现年31岁的岸田翔太郎担任首相政务秘书官,取代了跟随岸田工作近30年之久的资深秘书官山本高义。

  日本社交平台上涌现“父母扭蛋”的声音,意指投胎好,凭借优秀父母赢在起跑线上。其实,在日本政坛,政客之子继承父辈乃至祖辈的政治地盘已司空见惯,政务秘书官也被戏称为“议员之子指定席”。在永田町,“世袭之风”会越吹越劲吗?

  长子与老臣,孰轻孰重?

  “公私混为一谈可能会招致批评,在支持率低下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人事任命,无法理解,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立宪民主党议员西村智奈美在10月5日的参议院会议上质问首相。

  当媒体镜头转向岸田文雄,他眯起眼斜视西村,满脸无奈,“这是从因材任人的角度,综合考量做出的决定。”上台匆匆答完鞠躬时,参议院会议现场议论四起,有议员大喊:“你回答啊,不要逃避。”

  据时事通信社报道,日本政府内部的主流观点认为,岸田的这项人事任命明显在为“世袭”铺路。面对党内外的质疑声,岸田再度回应:“这项任命是为了加强秘书团队的应对能力。”他解释,不论在节假日或深夜需要危机管理时,翔太郎都能迅速详细地汇报情况,且能负责社交平台发文等事宜。岸田派议员称,翔太郎是有能力的,他和首相一起生活,能完全掌握首相的心意,而山本高义不具备作为“首相分身”的信赖感。

  作为岸田家族中的从政“四代目”,翔太郎毕业于庆应大学法学部,曾在三井物产工作6年积累经验,2020年开始在岸田事务所担任公设秘书。去年10月,岸田竞选自民党总裁期间,翔太郎曾身披“候选人长子”的绶带走上街头为父亲拉票。日本周刊《FRIDAY》援引自民党岸田派人士报道称,翔太郎与父亲一样酒量大、性格好、社交能力强,也因此与女主播和女记者传出不少流言蜚语。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岸田翔太郎就生活在聚光灯之下,他与父亲一同居住在首相公邸。日媒称,当岸田文雄夫人不在时,翔太郎还需要负责安排父亲的早餐和晚餐。相比之下,从大学时代就效力于岸田文雄的山本义高,即使成为了岸田最亲密的秘书,也难以比肩其长子。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称,山本长年为岸田筹集政治资金而奔走,他总是说“我想让岸田当首相”。如今年过半百,却在职业路途上“倒退”,回到了岸田事务所担任议员秘书。

  “接班”的第一步

  岸田父子搭档令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复刻福田家族的故事。

  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曾出任过其父——前首相福田赳夫的首相秘书官。2007年,当福田康夫自己登顶相位时,他又任命40岁的长子福田达夫出任首相秘书官。尽管当时也有争议声,但主流观点认为福田达夫有望成为“接班人”。

  福田达夫从庆应大学毕业后前往美国高校担任国际关系研究员,不久便回日本入职三菱商事,在贸易巨头工作10年,然后进入福田康夫事务所出任议员秘书官。有政界人士议论,如今岸田翔太郎可否循着福田达夫的路成为“接班人”。

  福田康夫2012年宣布退出政坛后,其长子接过“接力棒”,同年当选众议员。福田达夫的号召力不容小觑,去年9月发起并创立了“党风一新会”,呼吁自民党进行改革,公开批评安倍政权,一举吸引了90余名少壮议员入会。岸田上任后,提携福田达夫出任“党四役”之一的自民党总务会长。日媒对此评论称,尽管已卸任党总务会长,福田达夫仍然被公认为未来的首相候选人,而他当初首相秘书官的经历则是成为接班人的第一步。

  在日本政界,“世袭”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问题,历届日本首相和阁僚中很多是“世袭”政治家,例如已故前首相安倍晋三、现任数字大臣河野太郎。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在2017年众议院选举中,世袭议员达到当选者的两成以上,在自民党这一比例更是达三分之一。

  一般来说,世袭候选人会从父辈或亲属处继承后援会和资金管理团体,这会让这一些政界新人赢在起跑线上。不过,东京大学比较政治学教授内山融在接受日媒采访时表示,不能一概认为世袭就是问题,世袭议员的基本盘扎实,能充分坚持自身的主张、专心于政治。但他也指出,有必要为世袭议员之外的新候选人构建机制,减少他们参加选举的阻碍。

  从日本大批政治家的经历来看,政务秘书官一职堪比“世袭”的垫脚石。无论是首相、大臣或是议员,他们的政务秘书官都属于“特别职国家公务员”,不需要经由公务员考试选拔。而且不同于从内部甄选的事务秘书官,政务秘书官可以直接任用外部人选,这就给予政治家极大的人事自由度,而这一职务往往发挥着难以替代的关键作用。

  政务秘书官的“隐形权力”

  在日本,政治家秘书的工作繁杂,不仅包含日程协调和安排,还要和支持团体等各路人马打交道。《每日新闻》称,作为首相秘书官,很多情况下比奔走于各省厅的阁僚更具政治影响力。

  岸田文雄目前拥有8名秘书官,其中6人为事务秘书官,分别由财务省、外务省、经产省、防卫厅和警察厅派出,通常是曾在内阁中工作过的官僚精英,负责各自专业领域事务。另2人为政务秘书官,辅佐首相进行政治活动,他们经常能参与众议院解散、阁僚人事等重要决策,被认为拥有“隐形权力”。而2名政务秘书官则有高下之分,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首席秘书官嶋田隆,另一位是岸田翔太郎。

  一般来说,日本首相政务秘书官的出身无外乎议员秘书、官僚、首相亲属,而嶋田隆不同寻常,他在出任首席政务秘书官之前担任经济产业省事务次官,还曾被借调到东京电力公司负责推进改革,在政界、官界和民间的人脉通达。据NHK报道,在秘书官团队人事任命方面,岸田更重视各个省厅的意见,以“倾听型政治家”自居的他试图扭转此前的“官邸一强”模式。

  在日本前首相菅义伟和安倍时代,他们高度重视通过政务秘书官进行自上而下的政权运营。据日媒报道,第二次安倍内阁中的首席秘书官今井尚哉,深得安倍信任,参与制定内政外交对策,主导“一亿人总活跃社会”计划,他也因此被誉为“官邸官僚”的统领者。

  现在,岸田翔太郎辅佐嶋田隆来领导首相秘书官团队,官邸内传出不安的声音。据时事通信社报道,首相官邸人士称,岸田文雄试图重拾省厅官僚的信任,从官邸主导转型为官僚主导,如果他的长子不能发挥作用,将适得其反,导致“官邸心脏”机能不全。不过,岸田翔太郎的优势在于,他不用像其他官员那样察言观色,“忖度”首相心意,可以直接向父亲传递真实的声音,这也是岸田文雄所强调的政治初心——保有“倾听严厉意见的姿态”。

  (来源:澎湃新闻)

...........................

浙江“纺织大市”外贸热 取暖“神器”走俏欧洲******

  中新社绍兴10月23日电 题:浙江“纺织大市”外贸热 取暖“神器”走俏欧洲

  作者 项菁 周健

  随着北半球冬季临近,中国各地取暖设备迎来出口高峰。浙江绍兴是亚洲最大布匹专业市场——中国轻纺城所在地,同时培育了袜子、领带、伞等纺织产业。近期,该市电热毯、毛毯、打底裤等纺织类取暖“神器”走俏欧洲等地。

  电路板制作、发热片加工、过温保护测试……走进位于绍兴越城的浙江绿萌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机器设备持续运转,工人们忙着生产电热产品。

工人们加紧生产发热垫。 项菁 摄工人们加紧生产发热垫。 项菁 摄

  该公司专注生产电热毯、发热围巾、电热被等数百种柔性发热产品,99%的产品销往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往年的9月份会结束生产旺季,但该公司眼下仍有不少来自欧洲地区的返单。

  “欧洲地区大多是老客户加单。”该公司董事长张皓洋受访时说,公司每年订单量保持20%至30%增长,今年以来出口欧洲销售额大约630万美元。

  据张皓洋介绍,所谓“柔性”是指可弯曲、可折叠,比如不少电热产品融入了纺织面料。作为与人体直接接触的物品,发热产品的安全管控尤为重要。记者在生产车间看到,产品在生产过程中至少有8道安全性检测。

  绍兴是纺织大市,具有独特的纺织资源优势。和浙江宁波、义乌等外贸城市一样,不少与纺织相关或纯纺织类的保暖产品订单也加速涌入绍兴企业。

  “今年出口量比去年增加50%。”位于绍兴柯桥的绍兴七夕进出口有限公司专注外销毛毯、浴袍、套头衫、靠垫等9种家纺产品,95%的产品销往北欧大型商超集团,该公司总经理胡斌受访时直言,“光这两天就要发几十个集装箱货柜”。

  胡斌介绍说,该公司今年所有出口货物中,毛毯类产品销量最大,今年以来出口毛毯超过1600万条。

机械化生产绒袜。 孟幸宇 摄机械化生产绒袜。 孟幸宇 摄

  热销海外的取暖“神器”还涉及袜子等细分领域。绍兴诸暨大唐是“中国袜业之乡”,素有“大唐袜机响,天下一双袜”之说。在大唐,往年热销中国国内的“光腿神器”——拉绒打底裤,今年意外畅销欧美地区。

  “我们产品90%销往欧洲,主要是德国。”诸暨市艾尚琳针织有限公司专注生产拉绒打底裤,该公司负责人楼学松受访时说,今年以来,拉绒打底裤已出口300多万条,订单数量较往年有大幅度提升。

  “以前出口薄绒和无绒的产品比较多,今年加绒的订单明显增多,好多客户明确要求在设计产品时采用厚绒。”楼学松说道。

  和拉绒打底裤一样,今年从大唐出口欧美市场的传统棉袜数量也大幅增长。以诸暨市海纳针纺科技有限公司为例,今年1月至8月,该公司自营出口1.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9.9%,其中出口德国的袜子订单占70%以上。

  据绍兴海关消息,今年前8月,绍兴市对欧盟出口电热毯、电暖器等取暖设备同比增长2.6倍。(完)

好彩汇-德州快三-时时中-爱购彩官网-新利彩票-5分排列3-幸福快3-百姓快3-168彩票网-秒速快3-彩神ix-红星云彩票-达人快三-北京快三-网信快三-购彩中心Welcome
南方双彩| 彩神平台| 一定牛彩票| 百姓快3|